温庭煜

你好

是小红帽仁哥的试妆  在交稿死线的边缘拼命浪(。)

よろしく

陈言务趣:

/ALL洸合志『Luminous』预售宣及预售链接/
/喜欢+推荐+评论或转载抽五条小锦鲤赠送随机挂件一个 抽一条小锦鲤赠送套餐额外附赠的吧唧/

主催:越倦@原PO
封面:鸣鹭 @miuca
特典:拾花 @旧梦拾花
文手阵容:
HANNARI @HANNARI
相与 @皆共罹之
温庭煜
萩染 @ENDDominator
薰雨 @晴语
江蓠 @Hotchkiss。
越倦
画手阵容:
鸣鹭
拾花 @旧梦拾花
有川暁 @有川暁
Kiso @Kisooooo
桜筴
阪山
511

久等了大家。
单本+明信片套组售价为55r。
前15名购买者随机赠送一个挂件。
每个挂件加购价格为15r。
明信片套组加购价格为15r。
单本+明信片+挂件四件套餐为95r,额外赠送可能的吧唧。

因为我个人的原因阵容内的老师们并没艾特全,鞠躬。万分抱歉…会在编辑中后期补全。

前15名购买者及套餐购买者可凭借购买截图,预售结束之后在 LOF@陈言务趣 处兑换本合志电子版特典R18『Rainbow』

预售链接请看评论区第一条。

大概是个溺宣擦边球片段??我瞎写的一段请原谅我,实在不行我可以土下座谢罪(。)

码几个准备写的洸伦洸paro。
魔女与被收养的孩子。(魔女洸和被收养的人类小孩伦)

:  “ 再  見  , 采  花  人  。 ”

【洸伦】信纸。

洸伦注意避雷,ooc严重,有私设。
.

新村洸拆开一捆新的信纸,将笔墨反复蘸了又蘸。钢笔尖在纸上划一划,便吐出墨蓝色的水液来。
他在信的开头便写,致森伦太郎。
他没怎么写过信。抛却了便利的键盘,而改用一支笔来传播讯息给某人,这对于新村洸来说大概是第一次。同样地,他也不经常写字,写出来的一笔一划像是学生。横平竖直的,又带着些严肃工整的少年气,颇像是在练字。
你现在在哪里?新村洸接着写道。笔尖在问号的尾巴上顿一顿,他思虑重重地皱了皱眉,又划掉了这一整句话。信纸揉成团丢进垃圾桶,他重新铺开了一张再写:
伦太郎。
新村洸不想正式客气地称呼自己的恋人,无论是在见面时还是在一封信里。他抬起目光,看到窗台上和其他物品摆放在一起的皮质小盒。这是他前几天瞒着伦太郎买下的——里面是一对婚戒,两只男款。新村洸又想起柜台小姐带些惊奇的目光,不由得苦笑起来。笔尖跳着舞继续,他又写下:我想见你。
两个人工作都很忙。虽说新村洸是自由工作者,但事实上也并不轻松——他的作息时间往往是颠倒的。夜里埋头工作,白天倒头便睡。也正是如此原因使得新村洸否决了森伦太郎提出的同居提案,他不想影响伦太郎的睡眠。上一次两人约会还是圣诞节,伦太郎戴了一顶老土的红色圣诞帽,帽子上的白毛球还被新村洸不小心拽掉了一个,两个人匆匆在银座解决了一顿晚饭,看了个不知所云的电影便各自解散了。如今新年已经过去半月有余,新村洸的工作终于也有了短暂的休假,约会也不必再像之前那样匆匆忙忙——他这样想着,笔尖在上一句话的末尾点了又点,却迟迟写不出下一句。他想起伦太郎的笑颜,又想起伦太郎明亮好看的眼睛,心脏不知为何狂跳起来。
和我结婚吧。
鬼使神差地,他动动笔尖这样写道。冬日清晨的冷风从窗外溜进来,却吹得他面颊直烫。
和我结婚吧。
他红着脸又写了一次, 然后在结尾重重地署上自己的名字。他快速折好信纸塞进信封里,打电话叫了邮递员。
远远地,太阳升起来了。

超不正經還咕了很久的倫太郎試妝,在這裏也丟一下()

【ls】Phycho Radar.((试阅注意

*第二章终于更了!!!一时兴奋的产物.
*在逃犯larryX在逃犯sal.
*试阅版本注意.只是一段脑洞而已.没头没尾.
*会不会补完不一定.如果补完这一段会放在文中.
*ooc大量.部分原作不使用.私设大量注意.世界线架空注意.
*真的很短.真的很短.真的很短.而且没头没尾.最后重申一遍(……
*如果以上都能接受请往下翻↓↓↓







“来根火吗,sal?”

Larry扬了扬手里的烟盒。他早就将一脚油门踩到了底,呼啸着的气流自Sally打开的副驾侧车窗猛烈灌入,把Larry的声音席卷着掩进一片风声。他蓝发的同伙将步枪探出窗外,半转过身面对后方穷追不舍的警车不动声色地推开保险栓,面具下传来的声音有些闷重,却仍然掩不住它的本质——这声音分明属于一个清冷的少年。

“——不了,伙计。我不抽wiuston,你该知道。”

Larry看着Sally拉开枪栓,然后开火。气流恣肆地揉乱Sally满头好看的蓝发,撕扯着他的黑色t恤灌入布料与肌肤间撩动衣衫下摆,将其翻卷起露出半截纤瘦的白皙腰身。Larry不由得咽了口唾沫,心里痒得像是猫爪子挠。若不是驾车飞驰在午夜时分的宽阔平坦的国道上,他很有可能把车开进沟里去。

性感,真他妈的性感。Larry发了狠的想着,猛嘬了一口刚点着没多久的烟支。风太大了,烟气变得温温吞吞,涌进喉腔子里的感觉让人感觉像是吃了烤橘皮。但Larry此刻不太在乎这些。他想的是一些别的事——有关于情欲,有关于Sally。